Y寂夜Z

我喜欢的男孩子干净善良,我希望他能寻找自己的幸福。

【开久组】绝对击杀·05

相良一早去学校就发现气氛不太对,平时一个个嚣张跋扈的现在一个个都跟小奶狗似的乖乖的站成一排。


因为他们的老大发火了,坐在红色沙发上的男人脸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喂,智司,怎么了?”


“昨天晚上亚种又杀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小男孩。”


“所以跟你有什么关系吗?智司,你是开久的老大!不应该去关心谁死谁活!你应该关心的事,是管理好自己的地盘!”


智司无法反驳相良,因为相良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现在必须扮演好开久老大的角色。


“……我知道了。”


成兰这边也不太好,京子沉默不语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黑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京子姐!京子姐你怎么了?”


明美突然凑了过来,京子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再次默不作声。


“京子姐,发生什么了吗?”


“我没有救他,我昨天明明走过那个地方,为什么我没能救他?”


“京子姐,不是所有事情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殿下是,森樱子也是……”


明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好在京子也没有去在意,毕竟平时明美疯疯癫癫的,京子也习惯了。


今天晚上,必要抹杀A级亚种。


理子离校前打了一个喷嚏,下意识的回头看是否有人跟着她。


是我多虑了吗……



【开久组】绝对击杀·04

夜晚的一切,安静却又危险。三桥和理子已经穿好了黑衣,快速穿梭在小巷之中,今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早上那个抢走他伊藤的小男孩。


“我要把那个小男孩吸干然后再做成公文包明天拿去上学!”三桥露出土拨鼠的样子,上齿咬着下唇一副不甘心的样子,理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三三,过不久就是月圆之夜了,记得给伊藤准备一下哦。”


“我知道了,行动吧。”


三桥和理子悄无声息的从阳台的窗户翻进去,理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三桥将男孩的血吸干,然后残忍的将男孩的皮肤剥下来收好,再将一堆肉放回床上。


另一边,京子手持着太刀在街上巡视着,发现亚种毫不留情的抹杀掉。她面无表情的想起了早上的明美,仪器在靠近她时响了一下,就响了这么一下子,并没有说明她是亚种。


“啊咧,是可爱的小姐啊。”


一个恶心的亚种靠近京子,被她直接将头颅砍下来。


“恶心的东西,就该死。”


夜晚,河边,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站在明美面前,明美穿着古老的和服,梳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发型,仿佛回到了那个年代,那个到处都有纷争的战国时代。


“川崎夫人,看来人鱼肉真的让您活了这么久,真怀念那个时候啊连大名鼎鼎的安倍晴明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殿下大人,您何必如此呢?后悔的话当初就不应该选择变成这样,森樱子小姐的死并不是大人的错啊!”


“不,川崎夫人,森樱子的死即使不是我的错,可他还是恨我,如今他又出现了,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吗?”


“殿下大人,希望我们,都不会后悔。”


乌云遮住了月亮,当再次有光时,男人消失了,明美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月亮。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惩罚妾身?妾身,只是想得到爱啊……


解锁新人物


殿下大人


神秘人,活了很久的皇子,非人非亚种,与明美认识。


森樱子


贵族小姐,与殿下大人有关系,已死亡。


川崎明美(新获取的信息)


川崎家族族长的夫人,因误食了人鱼肉并没有中毒死亡而是活了下来,比八百比丘尼还要老。在寻找已死去后投胎转世的爱人。中立阵营,偏人类。

【开久组】绝对击杀·03

开久换了老大了,这件事情惊动了千叶所有的高中,是什么样的人打败了相良猛,那个卑鄙不能再卑鄙的心狠手辣的男人呢???


“我也好想知道呢~”


三桥阴阳怪气的笑了笑,搂着伊藤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旁边还有一个快哭了的小男孩。


“三桥,不要欺负小朋友。”“啊咧啊咧?我们的伊藤心软了吗?”


三桥笑眯眯的看着伊藤,然后凑到他耳朵旁边轻轻地说:“你可是怪物啊,和我一样的怪物啊。”


伊藤推开三桥,把小男孩带去找他的妈妈了。“嘁。”三桥发出不满的声音,眼睛再次变红,恶狠狠的看着那个小男孩。


“理子酱,今晚的目标找到了呢~”


理子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三桥身后,三桥坐在秋千上仰头笑眯眯的看着理子。


“别被警察抓到就好。”


开久易主的事情,在今井听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开什么玩笑?作为红高的老大他都没有打败那个相良,怎么可能这么轻轻松松的就取代了他呢?


“今井哥。”“嗯?”


谷川走在今井的身旁,对他说:“今井哥,你会喜欢亚种吗?”


“谷川,以后,千万不要,在我耳边提亚种这两个字。”


今井冷漠的回答着,让谷川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噤,今井哥,生气了吧……


“理子小姐!三桥你走开!理子小姐我来救你了!!!”


谷川看着今井朝理子的方向跑去,自嘲的笑了笑。


傻瓜,他们也是亚种啊,我也是啊,怎么可能,今井哥会喜欢自己呢?


“相良,这是真的吗?”


月川坐在沙发上看着相良,他身旁站着的是片桐智司,开久的新任老大。相良不知道说什么,想解释被智司一把抓住了手。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开久的老大了,以后相良是我的二把手,如果可以以后的事情都来找我吧。”


月川没有说话,看着一脸认真的智司,笑了笑。


“也行,去找一个金发的家伙吧。那个东西前几天吸了我手下的血,抓住他,然后用这个杀了他。”


月川递给智司一把刀,很老很老的一把刀,智司认出来了,那是消失已久的「鬼噬」,没想到,居然在月川手里。


“是,月川哥。”


解锁新人物·月川


表面上是黑道银龙会的少主,实际上是专门捕杀“亚种”的组织,把亚种的尸体买给国家。人类,母亲被继母吸食而死,所以把继母杀了,憎恨亚种,后期与智司同一阵营。








【开久组】绝对击杀·02

“同学们,今天我们讲……三桥同学,三桥,三桥你怎么了,三桥你死了吗,你怎么了,三桥!三桥!你回答我啊,你怎么,你死了吗,啊三桥贵志!!!”


椋木老师单口相声开始了,三桥只是饿的不想起来而已,他淡淡的瞟了一眼椋木,椋木现在也就只有给他送饭的用处了,自从他爱上了山口老师,他就成了这样一个沙雕了。


人类什么的,真是恶心……


下课后,三桥还是趴在桌子上,伊藤叹了口气,把三桥拖上了天台,然后把门锁起来,看着三桥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椅子上。


“三桥你怎么了?”


“我说我想上你了行吗?”


三桥突然来了精神,正经的把伊藤扑倒压在身下,看着伊藤的脸慢慢变红。


“别,别开玩笑了三桥,你……”


“闭嘴真司。”


三桥第一次叫伊藤的名字,让伊藤愣了一下,终于意识到三桥没有开玩笑。


只见三桥露出了尖牙,咬在伊藤的脖子上,他疼的“嘶”了一下。


“只有你,伊藤真司,只有你我不讨厌。”


接到京子已经到达成兰后智司也开始寻找着开久,想早日完成任务。80年代的日本“亚种”并没有2030年那么猖獗,人类社会还处于和平时代,如果可以,智司不想回去。


“喂,你是开久的吗?”


一声嚣张跋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智司回头一看,是一个梳着淡金色大背头的少年,同样穿着开久的衣服,智司身上的扫描仪器并没有显示他是“亚种”。


“我是今天新转来的,我叫片桐智司。”


“老子叫相良猛,开久的老大!”说到这里还骄傲的笑了笑。


“你能带我去开久吗?我好像迷路了。”


“真是笨死了。”


相良快步走在了智司前面,脸还莫名的红了一下。


“我带你去吧。”


是夜,人类的休息之时,是“亚种”的活动之时,一般在夜晚还外出的,多半是“亚种”。智司通知了京子,他们两个分别行动。


在阴暗的小巷子里智司成功击杀了一只亚种,被银质武器击中的亚种会化成灰烬,消失殆尽的。他手中的枪和子弹都是银质的,京子手中的太刀也是如此。百分之百,纯银材质。


“智司?你怎么在这里啊?”


相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智司,智司紧紧抓住他的肩膀,带他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你怎么在这里,晚上为什么要出来!”“你放开我,明明是我问的你,我从前辈大哥那里刚回来,会里最近有些事情,烦死了。”


“烦就不要去了,混黑等于把命交给了阎王。”“我当然不想把命丢了,可我是开久的老大啊。”相良无奈的看了智司一眼,那个眼神仿佛在说“开玩笑呢吧你”。


“如果,我当老大呢,是不是你就可以安全一些了?”


我到底在说什么!此话一出智司也愣了一下,他不再去看相良,快步离开了。


“啊真是,为什么会心跳呢?明明已经,停了好久了……”


相良留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也转身离开了。

【开久组】绝对击杀·01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京都需要支援,京都需要……”


对讲机那边传来了尖叫声,随后是一串杂音,便再也没有了声音。


“总长……”


人们看着那个沉默的男人,他吸着烟不知道在想什么,手里还把玩着一把精致的枪。


“启动B计划。”“不行啊总长,那太危险了!”“闭嘴!你想眼睁睁的看着人类被那群杂种毁灭吗!”


大厅再次陷入一片寂静,直到有两个人站了出来。


“总长,我愿意和京子参入B计划。”讲话的是局里面优秀年轻的员工——片桐智司,他身旁站着的是有着「万人斩的女王」称呼的早川京子。


“你们会后悔吗?”


“不会总长!我们生下来就是为了消灭亚种的!”


“好!”


总长带着他俩来到了实验室,让他们坐在仪器上,并叮嘱他们道:“母体与普通的亚种最大的不同在于眼睛,母体的眼瞳是金色的,普通亚种是红色的。”


“是总长,保证完成任务。”智司紧紧攥着击杀亚种的武器,京子手中握着一把太刀,也点了点头。


“绝对击杀。”


———千叶,80年代———


“理子酱,理子酱~”


三桥缠着理子,不让她离开。理子却说有要事在身,需要回家一趟。


“理子,今天晚上再去一次吧!不会被抓住的,就去一次!”


“不行哦小三三,你昨天晚上已经去了一次了,而且你还瞒着我转化了一个人类哦!”


三桥想再次撒泼打滚时,理子已经悄悄溜走了。他无聊着踢了踢一旁的石子,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抬头一看,天空裂开了一道,乌云笼罩着千叶,随着一声巨响,天空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那个方向,是废弃的工厂吧?


三桥直接跑了过去,亚种的体制就是比人类的强。来到废弃工厂,躲在了一旁,看着一个穿着开久校服的男生和一个穿着成兰校服的女生站在那里,女生的手中还握着一把太刀。


“这就是我们在这个年代的样子吗?”“看来是这样了,早川小姐。”“我们开始吧,去击杀他们。”


这个年代???他们什么意思,奇怪的对话,让三桥陷入了沉思。待那两个人走后,他在现场查看了一下,找到了两张被烧了一点的纸片,“片桐智司?早川京子?唔,哈!原来是2030年来的!”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三桥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红光,笑的跟个土拨鼠似的颠颠的跑走了。所有人走后,一抹淡金色的身影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又消失了。


“啊,我好像来晚了。”

【开久组】绝对击杀·品文须知

嘿各位老少爷们们,我回来了!!!开新坑开新坑(呸!


好的,接下来是本文的世界观以及人物介绍!!!


2030年的日本,发生了怪物杀人事件,震惊了全世界。怪物吸食人的血液,至人失血而死。日本高层称他们为“亚种”,失败的种族。而人们更愿意叫他们,“吸血鬼”或者“食血鬼”,七月的日本,大街上躺满了干瘪的尸体。为了阻止他们继续残害人类,日本的「特殊情报局」决定派两名优秀的人员前往80年代,去击杀让“亚种”大肆繁衍的“母体”。


人物介绍


片桐智司


优秀的年轻员工,被选为击杀母体之一,前往千叶成了开久的老大,邂逅了他的爱情,当他认为击杀母体后留在80年代的千叶不回去时,事情出现了变故,让他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相良猛


开久的前任老大,对智司一见钟情并把老大位置让给他甘心做二把手,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与软高的三桥关系密切,可却见面打架,父母双亡。


三桥贵志


软高的新任第一,与相良很早之前认识,“亚种”,转化了伊藤。虽与相良经常打架,可私下会联系相良,识破了片桐智司的真实身份,却没有揭穿,似乎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伊藤真司


软高的新任第二,“次亚种”,被三桥转化后成为三桥的搭档(女朋友),每次月圆之夜需要吸食人血才能活下去,平日里可以保持人类的生活,正义的好人,只吸食罪犯的血。


赤坂理子


三桥贵志私下的搭档,两人经常夜间吸血,“亚种”,被误认为是母体,差一点儿被智司击杀,被京子救下后倒向伊藤那边,也开始吸食罪犯的血,目前正在劝三桥收手。


今井胜俊


人类,在不知道理子的身份前暗恋理子,知道身份后开始一个劲儿的装傻,让三桥误以为他不会影响他的计划。今井母亲死于“亚种”,因为父亲是安倍晴明的后人,所以会阴阳术,目前和智司暗地里合作。


谷川安夫


“亚种”,喜欢着今井,目前不知道今井的真实目的,一心一意爱着今井,导致后来悲剧的发生,从不吸食人血,选择吸食动物的血。


早川京子


被选中的人之二,半人半“亚种”,因憎恨“亚种”父亲杀了母亲之后而疯狂杀戮“亚种”,「万人斩的女王」,对“亚种”憎恨到一定程度,喜欢着理子却又不能靠近,怕自己杀了她。


川崎明美


人类,京子来到成兰的跟班,和京子一起击杀“亚种”,貌似背负着一个秘密,与相良私底下经常相见,三桥对此并不知情。


椋木老师


大“亚种”,看上去很弱,其实是比三桥攻击力还要高,目前正为喜欢的山口老师(人类)而改变着自己。















【原创】王的男人·07








07


夜晚,船成功靠岸,「夏可岛」,岛很大,岛上的城市也很热闹,霓虹灯闪烁着,周围的海面上五彩斑斓的,莱萨闭上眼睛,她似乎想起了什么,那个午后,泡泡下少女搂着两个男孩。


“没想到你还有当航海士的天赋呢。”瑞丽罗丝笑着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回头看向那个黑长直少女,“阿莎,你说是吧。”


阿莎没有说话,瞥了一眼瓦尔多利亚宫,径直离开了。


“别担心莱萨,阿莎就这样,习惯就好了。”罗丹在一旁安慰着瓦尔多利亚宫,然后冲那个在桅杆上睡觉的男人大喊:“希金斯!起来了!!!”


蓝发男人睁开双眼,撇了一眼罗丹,然后跳了下来。


“你就是新船员?”希金斯看着瓦尔多利亚宫,瓦尔多利亚宫则看着他腰间的刀,“「童子切安纲」,「无上大快刀十二工」中最危险的一把,它曾经处决过妖怪之王「酒吞童子」,他的灵魂则被封印在这把刀中。”


“你懂的到不少啊。”希金斯意味深长地看了瓦尔多利亚宫一眼,“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你泡妞的技术真烂啊!”玛丽毫不留情的怼了过去,然后牵着瓦尔多利亚宫离开了。


希金斯总觉得自己好像见过她,那个女人,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曾经不知死活的偷偷溜进玛丽乔亚的会议大厅里,传说中的「世界贵族之王」此刻正抱着一个小男孩看上去比他大一点。希金斯特别羡慕,他没有家人,想拥有家人,他是多么想让那个姐姐抱一下他,但是怕被人发现,他偷偷跑了。从那以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她。


只是相似罢了,她应该已经三十多了,真是的希金斯,你糗爆了……


岛上的风景很美,尽管是夜晚但依旧是人来人往,莱萨并不喜欢人群,她独自来到海边,望向茫茫无际的大海,她要找的那个人也在这片海上驰骋着。


“哟,小姐自己一个人吗?”


瓦尔多利亚宫回头一看,一个戴着帽子和墨镜的男人,身上穿着黑色风衣。


“在下库赞,海军中将。”


“我可是海贼啊,库赞先生。”


“嗯,我知道。”库赞坐在莱萨的身边,“但你一定不是那种海贼。”


“哦?我的确不是海贼,如果可以,我更喜欢称自己为——冒险家。”


“好吧,冒险家小姐,请问你的名字?”


“莱萨。”瓦尔多利亚宫想了想,“怀特•莱萨。”


“我是否有幸能邀请莱萨小姐一起逛街。”


“当然可以了,库赞先生。”


高大的男人和一个少女漫步在街道上,这的确是一个不多见了场景。瓦尔多利亚宫咬着库赞买的糖,然后对他说:“你是海军中将是不是见过很多海贼啊?你有没有对一个黄发的男性海贼有印象?”


“这世界上黄头发的男性海贼多了去了,不过海军我倒是认识一个,他叫罗西南迪,唐吉诃德•罗西南迪。”


瓦尔多利亚宫愣住了,多么熟悉的名字,可她就是想不起来了,她忘记了一切,头很痛很痛的,好像要裂开似的。


库赞看了一眼时间,将自己的生命卡递给瓦尔多利亚宫。


“莱萨小姐,如果想我了就来找我,海军不会为难冒险家小姐的。”


“嗯,库赞。”

【原创】将生,将死·03

03·寺庙与怪声


古老的寺庙散发着潮湿的气息,苔藓顺着石阶爬上木桩,红漆也掉的差不多了,尽管如此,还是有人前来祭拜。


刘昊看着中间的那尊神像,不是平时所见的神像,那尊神像留着长发被盘起,双眼微闭,左手中拿着一卷古书,右手中握着一柄长剑,身上穿着像电视剧里的古代帝王差不多,他的眉宇间有一抹红色朱砂,始终微笑着。


“这是神像吗?怎么这么奇怪。”


李宗宣却看他看得出神,“这不是神像,准确的说他不是天上的,而是地下的。”他虔诚了拜了一拜,刘昊看向佛像,很熟悉,总觉得见过。


“拜完了,回去吧。”


回到酒店后已是4点多了,再拜完神后他们又在村子里转了转,这可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如果没有那些可怕的事情,说不定这里应该是个不错的旅游胜地。


“刘昊,说起来还是我做的有点多余了。”李宗宣在前往酒店的餐厅路上,不好意思的对刘昊说:“为了能好好照顾你,我让导演把我和你的房间退了一间,我和你住双人间,今天本来是去后山玩的,都是我的错。”


“你这说的什么啊,我很高兴认识你,也很高兴我们成为朋友。”刘昊摇了摇头,示意李宗宣不要在意这些事情,“今天我也很开心啊,后山什么的听上去就没有村子里好玩。”


他们有说有笑的进了餐厅,然后就听到里面的争吵声,是那个中年油腻大叔和导游的争吵声。


“我,我要退钱,这,这里太可怕了,我要离开这里!”

大叔咆哮着,伸手想去抢夺王曼羽的背包,被同行一对情侣给拦下了。


“李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啊,人家姑娘也没怎么着你啊!”男孩在安抚着大叔,女孩则将王曼羽拉去一旁,“就是嘛李大哥,你就是退钱你也回不去啊,人家酒店的车不可能给你开回去吧,多远的路啊。”


“哎哟我的老天爷啊,我李文乐怎么这么倒霉啊!”李文乐骂骂咧咧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本以为闹剧会这样结束,没想到同行的那两大家子的小孩又闹了起来,一个比一个凶。


“呜呜呜呜,妈妈,我不想住在这里,楼上有人在吃饭的声音,特别大,我害怕!”较小的女孩被她的哥哥抱在怀里,不到8岁的男孩虽然害怕但也没有哭。那边的小男孩倒哭的比女孩还要凶。


刘昊下意识的抓住李宗宣的手,李宗宣拉着他坐到一旁,见刘昊完全没有食欲,便打包回了房间。


入夜,女孩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躺在另一张床上的男孩见状,却没有打开灯,下床来到女孩的床上,躺在他的身边,男孩第一次体验到床大的好处。


“害怕了?”


“才没有!”女孩别扭的说,说实在的,她确实有点害怕,“我觉得,那个小孩说的怪物存在,而且就在这里。哎呀为什么要订双人床的房间啊!”


“叫你平时恐怖电影少看点,你说说你,就是不听。”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一阵啼哭声,小孩的啼哭声,是早上那个小男孩的。“妈妈,我害怕。”然后是“呼噜呼噜”的声音,像是猛兽在咆哮,小男孩害怕的跑起来,他在尖叫着。


“晓晓!”


女孩推开门,看见走廊尽头那双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小男孩。“快过来啊!”小男孩抓紧跑了过来,红色双眼消失了,小男孩也进了女孩他们的房间里,女孩赶紧锁好门。


“你胆子还真够大的。”男孩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意味深长的笑着,“为了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你居然不害怕了,我可是要吃醋了”


“去你的!小朋友,这大晚上的怎么出来了?”女孩看着惊魂未定的小男孩,将他搂在怀里。“我,我和妈妈吵架了,因为我想回家,然后妈妈就让我出去。”


“酒店晚上都有人巡逻的,可能他妈妈觉得有监控有保安不会有人伤害他的。”男孩坐到女孩身边,抬手想安抚小男孩,却被他躲开了。一道红光从小男孩的眼睛中闪过,他咧开嘴一笑。


“哥哥姐姐你们真是好人啊!”


撕扯皮肉的声音响起,咀嚼声持续不断的在房间里响着,一阵满足的声音过后,太阳出来了。

【原创】天之域·07








07


诺伯蒂带着索隆来到了一个名叫「天之域」的酒馆,她那些愚蠢的信徒们开的酒馆,以为诺伯蒂就是救世主,不,她是恶魔,真正的救世主在新航路的德雷斯罗萨王国中。


“喜欢这里吗?这里不归任何人管,这里属于「天之域」”


“传说中的那个消失的古国吗?”索隆直接对瓶吹,“它真的存在吗?”


“它是存在的,但这没有意义了。”诺伯蒂看着索隆,微笑着说,“不管接下来我要做什么,都请不要责怪我,我会负责的。”


“哈?”索隆又开了一瓶朗姆酒,他并没有在意诺伯蒂的话,反正请他喝酒的都是好人,最起码现在他是这样认为的。


“多有得罪。”


诺伯蒂牵着索隆的手直奔二楼,她看了吧台后面的信徒们一眼,他们心领神会的将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的铁门锁住,早上二楼没有人,诺伯蒂打开门后将索隆扔到床上。她看着因为喝醉而昏睡过去的索隆,笑了。


“「天之域」的酒可不是一般人能喝的哦,它们,很烈的。”


她把索隆的腿掰开,将他的衣服慢慢脱下,丢在地上,她微笑着,占有了索隆,他的身体。他的体内充满了诺伯蒂的味道,她并没有打开他的生殖腔,她不会让索隆受伤的,她不会让她睡过的人因为孩子而遭到威胁,诺伯蒂不会死,不代表她睡过的人不会死。


总而言之,诺伯蒂还是很有修养的,她不会上完就跑,她会负责到底的,只要有麻烦,就可以来找她。


青雉是,索隆亦是。


“索隆,山治还是太嫩了。”


———另一边,黄猿的军舰上———


“老夫正在前往香波地群岛哟。”


“那个女人也在岛上吗?啊,老夫明白了哟。”


黄猿一直笑着,他想了各种方法去折磨这个欺负了青雉的女人,但是他必须隐忍,最起码在艾斯被处决后,目前,他要将女人带去海军总部,让她给青雉道歉。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波鲁萨利诺。”一直在暗处的女人说,她吸了一口烟,然后吐了出来,黄猿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不要去做多余的事情。”


“那么请问「世界贵族之王」,什么是多余的事情?”


“她,你们碰不得。”


“好可怕哟~”


女人不想再和黄猿多说,她离开了暗处,踏上她的船离开了。


“不管怎样,我该说的话我说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瓦尔多利亚宫,在这场战斗中,你到底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女人留给黄猿一个背影,挥了挥手。


“我只是一个想保护爱人和孩子的普通人罢了。”


———岛上,诺伯蒂———


诺伯蒂看着昏睡过去的索隆,过一会儿就会醒,她并没有释放在里面,她明白,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会影响未来的一切的一切。


“过一会儿你就醒了,你的身体不会因为这个而有任何改变,索隆,祝你好运。”


诺伯蒂说完,离开了酒馆朝街道走去。

【原创】将生,将死·02

02·林中酒店


刘昊再次醒来是在一个房间里,十分温馨的的房间,温馨的让刘昊以为他回到了自己家中,叶佳韵还坐在床边等他醒来。


不,醒醒吧刘昊,她已经和你分手了……


“你醒了。”李宗宣将刘昊轻轻扶起,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你昏过去了,记得吗?”


“我们到了吗?”


李宗宣看着刘昊虚弱的模样甚是心疼,他端起桌子上盛有温水的碗一点点喂到刘昊嘴里,对他说:“我们到了,这里是森林中的度假酒店,出酒店门后沿着小路走上半个小时就到村庄了,别担心,有我在。”


“我们没有撞车吗?那个东西……”


“你做噩梦了刘昊。”李宗宣搂的更紧了,“我发完火后你就睡着了,刘昊。没关系的,我在这里。”


“嗯。”刘昊应了一下,他此刻很感激李宗宣对他的照顾,他总觉得,李宗宣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是,他们认识了很久一样。


“出去走走吗?”李宗宣问,然后刘昊点点头,李宗宣便将刘昊抱下床,看着刘昊恢复的不错便牵着他的手来到了酒店大厅。


人很多,门外的停留的车辆也不少,看上去这家酒店并没有什么问题。刘昊在心中暗骂自己一定是被甩后状态不太好了,要不然怎么总是疑神疑鬼的呢?


“哎呀,刘昊哥哥你醒了!”


刘昊回头一看,是车上那四个女大学生的其中之一,戴着一副眼镜,头发剪成了日式姬发,这一定是个二次元少女,看她的衣服就知道了。


她旁边站着那四个人中最高冷的一个,看她的衣服和饰品应该是个富家小姐,一头墨绿色的长发及腰,面带不善的看着李宗宣。


“我是黄颖啊,咱们一个旅游团的,她是夏羽。然后那个头发短的像个男孩子的是张齐岳,另一个短发戴眼镜的看上去比较古板的是苏肇函,我们一个大学宿舍的。”


刘昊尴尬的点了点头,他不记得她们叫什么,不过确实是一个旅游团的,他暂时放下了防备,那个梦太过真实了,让他还在怀疑这家酒店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了,为什么要建在这里呢?


“走吧,刘昊。”李宗宣道,“我们出去看看。”


刘昊来到了酒店外,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要建在这里的原因了,依山傍水,远处便是瀑布,虽然位居深林之中,却照样客流量客观。


“我,我想去村子里看看,有商店超市什么的吗?”


“好啊。”李宗宣转身走向酒店的前台,和那个服务生聊了几句,便走了过来,“借到车,下午5点之前回来就行。”说完他按了一下钥匙,一辆白色的汽车响了一下,那车上还印着酒店的标志和联系方式。


驱车来到村子,刘昊发现这个村子就是个普通的村子。李宗宣将车停在村口,和刘昊一起向村中走去。经过打听找到了村里唯一一家商店,没有想象中的破破烂烂,进的货也都是新的。


“这两位小哥是来旅游的吧?”老板娘坐在收银台前看着刘昊和李宗宣道,“这里除了景好以外还真没有别的玩处,倒是你们这些外人,尤其是第一次来的,还不知道那家酒店发生过什么吧?”


“请问这位大姐,发生过什么?”李宗宣先开口,老板娘看了他一眼,笑了出来,道:“你倒是生的俊俏啊,小心别被那东西带走哦。”


“那里曾经是村长的家,那时候村子很大,你们经过的那条路旁边曾经全是房子。村长是个信佛信了一辈子的老好人,可惜老天不爱好人,他那小孙子突然失踪了,找回来后头不见了,身体也极度腐烂,哎哟可可怕呢!后来他就疯了,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颗驯鹿头套在他小孙子的身上,听说是那什么洋人的巫术?我呸,中国人还信什么外国洋鬼子的话。”老板娘说到这里,恶狠狠啐了一口,“说来也怪,从那以后这村子每到冬天就失踪人,多为孩子。有人看见是一个鹿头的怪物抓走了,那怪物跟个成年人似的,叼起尸体就跑了。”


“是那村长的小孙子吗?”刘昊问。


“谁知道呢,那个时候我才3岁,都多少年了。”老板娘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两个用红绳编的手链递给刘昊和李宗宣,“这两个手链送你们了,护身避邪啊。后来,村长的家失火了,大火烧了两天,四周的房子都没了,后来才在那里种的树,不过村长家种的树过不久就死了,人们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现在还是有失踪的。”


“行了,你们要是害怕就去庙里拜拜吧,早点回去。”老板娘微笑着说,刘昊道谢后被李宗宣拉着走了。


“戴上。”


李宗宣将手链戴在刘昊的右手上,自己则戴在了左手上。抬头看了一眼手表,2点多,不急。


“走吧,我们去寺庙。”